<button id="qov2k"></button>
<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button id="qov2k"></button></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
<xmp id="qov2k">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form id="qov2k"></form>
<ins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ins><xmp id="qov2k"><xmp id="qov2k">
<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form id="qov2k"></form>
首頁 現代言情

婚后那幾年

第三十七卷 圍城里的風景

婚后那幾年 Y落落 1437 2023-07-03 23:00:41

  圍墻外的人想要闖進這圍墻看一看,是否有更美好的風景。圍墻里的人,守著被婚戒套牢的脖頸,如同孫悟空頭上的緊箍咒,想摘,摘不掉;想逃也逃不了。

  林楠看到蘇芮的名字一下子沒了興趣,掙脫開秦川,整理好衣服,不想要任何解釋,也什么都不想再說,徑直出門,去找媽媽和柔兒,只留秦川一個人,反思自己的問題。

  秦川并沒有做出對不起林楠的事兒,只是好像生活太過平淡,尤其林楠一直在貴陽,很久都不能見面,他也會孤單,也需要傾訴,他愛的是林楠,可是蘇芮讓他有種被關心,被在乎的感覺,這種感覺很美妙,讓他上癮。

  秦川剛想著給林楠打電話解釋一下,電話突然響了,接完電話,秦川急匆匆地出門了。

  林楠以為秦川會追出來,會告訴她,愛的是她,一直都是她,可是秦川的身影始終沒有出現,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有,林楠看著手機一遍又一遍,真懷疑是不是手機出了問題。

  半夜12點15分,秦川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家里,林楠聽到開門的聲音,趕緊關掉了枕邊的臺燈,裝睡,可是時間足足過去了半個小時,也不見秦川進來。時間又過去了一個多小時,秦川還是沒有進來,林楠真是火冒三丈,她在等他的一個解釋,他現在是什么意思,自己有錯在先,難道還要自己先去找他不成?越想越生氣,也不知道翻來覆去了多久,終是睡了過去,再醒來的時候枕邊依然空空蕩蕩,秦川一晚上都沒有回到臥室睡覺,她趕緊打開房門,秦川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離開了。

  其實秦川一大早就去了醫院,昨天項目上一個工人——老張因為沒有做好安全措施從高空墜落,命懸一線,一直在醫院搶救,昨天晚上他之所以回來晚,是因為陪老張手術,他一直等在手術室外邊,直到手術結束,脫離危險,他才放下心回家。今天一大早急匆匆地去醫院看望,老張跟著他已經很多年了,他希望老張平安度過這一關,這是他心里最在乎的。

  可誰知,剛進病房,就被一屋子人堵住了,老張的親戚朋友迅速把秦川圍了起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賠償的事宜,讓秦川表態,在七嘴八舌中,秦川算是聽明白了,他們要80萬的賠償,否則今天是不會讓他走的。秦川看著至今還在昏迷的老張,給眾人說,老張的后續治療他是不會不管的,請大家放心,至于補償的金額,等老張醒來了,慢慢商量。老張媳婦首先不答應了,一把抱住秦川的腿,躺在地上,撒潑打滾,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訴說著她的不容易,如果今天不給這80萬,他們是不會出院的,還要讓媒體來采訪,讓大家伙看看,多黑心的老板,賠償金都不愿意給。

  林楠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二話沒說趕到了醫院,在病房門口,透過窗戶看到了被步步緊逼地秦川,第一時間打電話給110報了警。等到警察過來,把所有人都帶到警局了解情況,調解之后還是希望雙方能協商好賠償金額,在人家醫院鬧也解決不了問題。林楠知道想通過談判的方式,這個問題是解決不了了。她撥通了醫院的電話,聯系了治療老張的主治醫生。了解到老張這次傷勢并不嚴重,左腿骨折,三根肋骨骨折,其他臟器都沒有受損,昏迷可能是因為年齡大,驚嚇過度。

  林楠還了解到這次事故是因為老張在高空作業之時,自認為自己已經很熟練,沒有做好安全措施,才出現了這樣的安全事故,也是需要負責任的。秦川在這件事情中的主要問題就是老張的年齡已經超過60歲,不應該再被錄用到工地工作,但他念在老張跟他多年,還有一個兒子沒有結婚,需要掙錢給兒子買房,才讓老張來上班的。了解完事情經過之后,林楠找到老張媳婦,義正詞嚴地給她說:念在老張跟著秦川這么多年的份上,他的后續住院費用我們會全部墊上,其次會給他2萬塊錢作為營養費,希望他能安心養病,身體恢復后,如果他找不到別的工作,還想回來上班,我們還是會給他安排一個合適的工作,少出點力。如果這些你們還是覺得不行,那就走法律途徑,法庭上見,結果什么樣你們也好好想想。老張媳婦還想耍潑,被他兒子攔住,林楠心想:還有個明事理的,之后雙方在警察的調解下簽訂了調解協議書,這件事才算解決。

  從警局出來,兩個人互相這么看著,相視一笑。人生啊總是會遇見或大或小的難,無從預見,也無從逃脫,我們不知道人生會有怎樣的不期而至,只能虔誠地接受命運的安排,逢山開路,遇水架橋。而夫妻一定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伙伴,一起面對困難,一起解決問題,一起成長,一起迎接命運安排的那個人,這就是圍城的意義。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