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qov2k"></button>
<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button id="qov2k"></button></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
<xmp id="qov2k">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form id="qov2k"></form>
<ins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ins><xmp id="qov2k"><xmp id="qov2k">
<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form id="qov2k"></form>
首頁 現代言情

婚后那幾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婚后那幾年 Y落落 1473 2019-03-27 10:06:15

  快樂總是短暫

  林楠懷孕2個多月了,孕吐很少,但非常嗜睡,基本一天都慵懶懶的,不想吃飯,不想下床,秦川催了幾次,兩個人才一起下樓,找個餐館吃飯,林楠愛吃紅燒肉,秦川卻臉色煞白,一點胃口都沒有。林楠問他哪里不舒服?他說:你把懷孕的癥狀傳染給我了,我這幾天也常犯困,不想吃飯。兩個人相視一笑。那盤紅燒肉,幾乎是林楠一個人解決掉的,秦川沒有怎么動筷子,只扒拉了幾口米飯,水到是喝了不少。

  林楠決定還是一起去醫院看看,自己產檢,秦川也可以檢查一下身體。秦川極不情愿地在林楠的威逼利誘下,做了檢查。產檢一切順利,胚胎正常發育??汕卮ǖ臋z查結果卻一直沒出來,等了2個多小時,醫生把林楠叫進了辦公室。

  醫生:你是秦川的什么人?

  林楠:我是他愛人。

  醫生:他的病非常嚴重,是非常嚴重的類型,醫學名叫LADA,屬于隱匿性遺傳糖尿病,必須盡快降糖。

  林楠一頭霧水,問:醫生,現在糖尿病人那么多,只要控制好血糖就可以了啊,秦川的就這么嚴重嗎?

  醫生:你們有孩子嗎?如果沒有,盡量不要生,如果要生最好是男孩?你們家有糖尿病史嗎?你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其它家人,如果有的話,孩子將來患病的幾率很大。

  林楠徹底蒙了:LADA的類型,可以活多少年?

  醫生:控制的好,最多20年。

  林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醫生的房間的,她才剛剛結婚,剛剛懷孕啊。

  這件事情猶如晴天霹靂,讓林楠不知所措。走廊里的秦川看到林楠出來,默默地低下了頭。

  他問林楠:我是不是糖尿病,還非常嚴重?

  林楠:有一點嚴重

  秦川:對不起,你選來選去,還是選擇了我,我卻害了你,我外婆是糖尿病,長輩很多也都患病,是遺傳性的,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也會患病,只是沒想到這么快。

  林楠:為什么沒有早點告訴我?

  秦川:對不起,如果這個孩子你不想要,就打掉,想離婚,也可以。

  林楠心里很難過,為這個還沒出生的孩子,也為自己坎坷的婚姻,難道真是上輩子做了太多壞事,這輩子要這樣折磨自己贖罪。

  這個晚上,林楠失眠了,眼淚不由自主地往下流,她查了所有的關于LADA的介紹,控糖的方法,治療的方式,看著睡著了的秦川消瘦的臉,摸著肚子里的孩子,決定,一起對抗病魔,把老天爺交給她手里的這手爛牌,打贏。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拉著秦川去醫院,住院接受治療。在醫院調整的這半個月,林楠忘記了自己是懷著孕的孕婦,白天陪秦川治療,樓上樓下做各種檢查,買飯買水,還得一邊安慰負能量的秦川,鼓勵他往前看,現在科技這么發達,也許幾年后,就有新的治療方式出現,也許更快。但是晚上回家一個人的時候,是最難熬的,林楠又失眠了,她緊緊地自己抱著自己,她對自己說,不能不要這個孩子,也許這是秦川這輩子唯一的骨血,也不能離婚,離婚了,秦川會失去活下去的勇氣。不能告訴爸媽公婆,他們知道了會更操心。而第二天來到醫院,林楠都像沒事人一樣,開心的笑,給秦川講笑話,逗整個病房的人開心,她像一朵向日葵,給所有人帶來了陽光和溫暖。

  秦川的血糖一直降不下去,雖然已經戴上了胰島素泵,24小時全程監控,但依然早上和傍晚血糖高的出奇,幾個醫生開會研究決定,加強胰島素注射計量,飲食要求更加嚴苛。終于在住院第四天的時候,秦川的血糖由24,降到了11。兩個人都非常開心??靥强刂频牟诲e,在第十二天的時候,主治醫生告訴林楠,再調整三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終于,醫生說,可以出院了,但要注意控制飲食,早中晚飯前飯后測血糖,只是胰島素成為了秦川生活里必不可少的東西。林楠開始在家里照顧秦川的一日三餐,這對于不會做飯的林楠來說,是有點難得,但是林楠想:難,不怕,我可以學。

  經過林楠一個多月的細心調整,秦川的餐前餐后血糖基本穩定,也正常了,整個人看起來精神頭也好了很多。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