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qov2k"></button>
<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button id="qov2k"></button></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
<xmp id="qov2k">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form id="qov2k"></form>
<ins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id="qov2k"></form></form></ins><xmp id="qov2k"><xmp id="qov2k">
<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xmp id="qov2k"><form id="qov2k"></form>
<form id="qov2k"></form>
首頁 現代言情

婚后那幾年

婚后那幾年

Y落落 著

  • 現代言情

    類型
  • 2019-03-25上架
  • 52412

    連載中(字)
本書由紅袖添香網進行電子制作與發行
©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

女人的30歲魔咒

婚后那幾年 Y落落 1344 2019-03-24 21:36:36

  林楠

  2009年西安的秋天似乎更清冷一些。

  剩下3個月,林楠就要過30歲生日了,熬過了無數個失眠的夜晚,凌晨三點,還是睡意全無,這種失眠的日子真是太痛苦了。

  早晨起來,林楠看著鏡中的這個女人,碩大的黑眼圈,粗大的毛孔,蠟黃的皮膚,空洞的眼神,活生生就是一個被拋棄的中年婦女。林楠心頭一緊,心里喃喃道:不行,我得找個人嫁了,在我三十歲生日之前,越快越好。

  林楠今年29歲,確切說,差3個月30歲,做傳媒廣告策劃師頗有一些名氣,長相中等,會打扮,會花錢,有一些氣質,為人和善大方,骨子里有著一份文化人的傲慢。追求小資情調,嘗嘗自視甚高,兩年相親26次,都沒有把自己嫁出去。曾在大學里面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對方是她的初戀,她愛的深切,失去自我一味妥協,用了6年時間,換來對方的劈腿,從此傷痕累累,不敢再愛,也不再相信有真的愛情,怕被欺騙,怕被傷害。所以像一個刺猬一樣,把自己包裹起來,才有安全感。

  秦川

  秦川和林楠在兩年前經朋友介紹相過親,見過兩面。

  秦川今年31歲,長相普通,木訥。工作一般,有房有車,雖然不是什么好房好車。身材有些胖,唯一的優點是身高184且穩重老實。

  秦川記得兩年前第一次和林楠相親,只看了林楠一眼,做了自我介紹后,自己就再也沒有敢再看林楠,林楠撲面而來的殺氣,讓他覺得這個女孩好冷,林楠也沒有主動和他聊什么,跟他不是一路人。再后來在朋友的強烈要求下,兩個人又見了一面,這次互相留了電話和QQ號,其實秦川也沒覺得林楠會看上自己,只是撒網試試,習慣性地說:你做我女朋友怎么樣?結果被林楠一口回絕,連半秒鐘都沒有考慮。這也是秦川心里的一個死結,讓他感到自卑。2009年的秋天讓他銘記于心。

  2011年——西安的秋天

  時間過得很快,又是秋天了,林楠在腦中思考著可以結婚的對象,這時一個名字輕輕地在她耳邊響起——秦川。為什么會想到這個男人?林楠想了很久,沒有確定地答案?;蛟S是因為他木訥,反而讓人覺得心里踏實,畢竟不會花言巧語地男人,別的女人他也不會哄?;蛟S是因為他身高184,看起來比較有安全感。也或許是他有房有車,滿足了爸媽對女婿的要求。也可能是因為他是相親26次里面,為數不多,但又看起來還算真誠地想要自己做女朋友的人,沒有被她的一身刺嚇跑。

  林楠猶豫再三,也擔心這樣打過去電話,萬一秦川已經有女朋友,或者壓根不記得自己是誰,那多沒面子?或者被嘲笑,畢竟是自己以前拒絕了別人。拿起地電話又放下了。

  一個大齡剩女的夜晚總是格外凄涼,最近林楠經常胃痛,凌晨三點,又是凌晨三點,林楠胃疼的直冒汗,這一刻她真的好害怕自己一個人就這樣靜悄悄地死在出租屋里沒人知道。強撐著起身喝了兩片胃康靈,才稍稍緩和了一些。窗外更深露重,寂靜讓人更加寂寞,這么安靜地夜,失眠真是一件可恥的事情。林楠拿出手機,在QQ上發了一條動態——胃疼地想哭,自己抱抱自己。不一會兒她看到了一條回復,不是別人,正是秦川,他說:沒事吧?需不需要去醫院,告訴我地址,我來接你。林楠再也忍不住了,她撥通了秦川的電話,聽到:“喂,林楠”的那一聲,開始放聲大哭,足足哭了有十幾分鐘,電話那頭的秦川沒有掛電話,還是那樣木訥,只是一直聽著,等到她哭累了,才說:“你的胃還疼嗎?”林楠掛了電話,她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她知道,秦川并沒有女朋友,不然不會這么晚還回復信息給她,陪她聊天??墒亲约壕烤故窃趺聪氲哪??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